分享按钮

最前面,柳暗花明,还是有熊出没?

102129

 

 

流金铄石,夏日炎炎,再高的顶楼也无寒。盛气凌人的阳光无法让人直视,只好透过窗帘的缝隙往外看:一个小女孩奔跑在楼下的空地上,把地上的影子拖得老长,每一脚每一步都砸在滚烫的地面上,迸发出许多无知。令人不禁想起那幅画 《一条街道的忧郁和神秘》 : 午后的长廊好似融化的金水般流淌,席卷着滚铁圈的女孩徐徐向前。阳光在倾泻,故事在继续,事件在发生,思绪在回转,我们都知道前面墙角处将有什么东西发生,却又说不出个三长两短来。

美丽的诡异,难忘的窒息。愈得不到的愈美丽,愈未知的愈神秘。最前面——————那个传说中的地方,在梦中轻声呼唤,在风中执手牵引,让人魂不守舍地前行,在茫然的旅途中继续茫然,直到忘记如何记忆为止。

我们不顾一切地前行。可是骄傲的人没有说过,白天的背后,是有黑色迷惑相随的滚滚的夜路。最前面让人坚定地认为,第二天清晨,野花定会开遍远方山岗。你会向故乡大声呐喊:“我在这穿透雾气的绚烂红色之中!”尽管你不知身在无边荒漠还是极地冰寒。

如此,走还是不走?

夏日的热浪,把街上的行人蒸得肚皮圆滚,像一个个快要撑破的气球,在红的绿的蓝的店面招牌下摇摆。这个时代,流行着很多神话故事。我们在充斥着奶粉、羊肉、食用油和神话故事的环境中长大,不断吸纳着真真伪伪,终于,最前面成了一块插着三根高香的巨大的慢头,挡住眺望远方的视线。

伐功矜能者其实平庸,因为有限的时间都用来吹牛逼了。

而我们在无比兴奋中翻滚,直到累病倒,才想起来躺在床上。

窗台上,种下一盆小花,每天浇水,细数每天花瓣的数量。看着眼前的小花每天变化着的美丽,确定前面之物是美好的之后,心满意足地做梦去了。

最前面是什么?

是彩云万里飘吗?

是夕阳无限好吗?

是繁星挂漫天吗?

上海的晚上有繁星吗?

你确定那是星星而不是飞机吗?

最前面,究竟是一场大光华?还是一盏小火烛?

我们会不会像小花那样,漫不经心地生长与开放?

或者像很多人那样,最终有一天脑子干净得如同刚刷过的饭锅?

 

最前面到底是什么? 谁知道。

此时此刻,只愿晚安。

 

 

 

2013.8.13  粉碎者左眼发生故障中 (插图:《一条街道的忧郁和神秘》  契里柯 )

 

 

侃侃而谈

本砖头来自碎片实验室